落炽秦

ich liebe dich.感谢你看到我。偏爱悲剧,向往美好,我是秦傲,很高兴认识你。目前沉迷崩坏3,最喜欢符华,cp吃姬符/双符/琪芽琪/逆熵混搭(主电流组,特爱,普猫)我喜欢的cp都比较冷,有同好请和我交朋友。

気づいたら片想い【无量塔姬子side】

想写却写不出来的感觉真棒(……)

群里除了我全是大佬,真实体验JPG

日常ooc,bug。

脑内臆想。

可以接受请继续。

















“我只是憎恨崩坏。” 这句话无量塔姬子已经重复上百次。或许有人认为“公式回答”太过虚假无趣,对她来说,【憎恨】却是最为贴切的。

“值得吗?”一起受训的战友曾经问她,“你不适合战斗,何必强迫自己?”

教官也说:“你的崩坏能抗性太差了,年龄也不适合,乘早放弃吧。”轻蔑的眼角如同利刃一下一下剜刮着她的自尊。








姬子对于质疑从不回应。

晨练的路上,晚修的实战,无数无数好意的劝告和恶意的蔑视全被她当作耳边风。

圣芙蕾雅学园训练场的晨光和余晖没人比她更熟悉,而她的付出也终于获得了回报——“融核计划”的申请名额。





主动融合崩坏能,将自己的身体变成兵器。

面对 这种几乎掐灭伦理的计划,姬子毫不犹豫地填写了申请书。





“无量塔姬子真是疯了。”

“她这是自杀。”

“居然有傻瓜自己报名?”

“哈哈,原来所谓的双料博士也不过是自不量力的蠢蛋。”


……









流言蜚语似乎从不影响她,姬子依旧独来独往,身为为数不多甚至可能唯一的申请者,她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同,那些怜悯和嘲笑的目 多一点少一点都一样。



德丽莎风风火火地四处找她的时候,姬子还在食堂啃着廉价面包。

学园长阁下不由分说地把她拉到办公室,扬着薄薄的档案纸疾言厉色地质问她:“什么时候参加的计划?”

姬子内心无语地吐槽了一句:

【人选档案不是要学园长亲自过目后才能送到总部吗?】

但求生欲使她没开口。

姬子借着身高优势把那张纸抢过来,上面赫然写着【“融核计划”最终人选

      极东支部

      无量塔姬子】

德丽莎直接站到价值不非的皮椅上,摆出和她的脸蛋完全不搭的严肃表情,“总之,我会另找人选,你不适合参加。”

“我想您多虑了,学园长,没人比我更适合参加这个计划。”姬子干净利落地把档案单四折,揣在包里径直走出了办公室。

德丽莎未收回的手兀然停在了半空。

“真是个笨蛋……”

她眼前飘过西伯利亚的大雪。







那天姬子去酒吧把自己灌了个烂醉,又抱着几支昂贵的红酒回到宿舍。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喝多了,脸颊像抹了极东隔壁神州的胭脂一样红。倒在单人床上,姬子慵懒地用手挡住虚幻晃眼的灯光,舌尖却有不同于酒的咸味。

那是第一次,她梦见自己在研究室里,四周摆着各色试管,空气里弥漫着化学溶液交汇的气味。

也是最后一次。













姬子本是想拒绝主教大人的接见的,长达半年的人体实验让她只想回极东睡觉。况且在她看来这些表面功夫和酒心巧克力的外壳金箔纸一样华而不实,还很难剥。

但听说这位主教是德丽莎学园长的爷爷,她又改变了主意。

而现在姬子后悔了。

无聊的庆功宴成功变为各方笼络势力的场所,她也顺其自然跑到阳台吹冷风,没想到有先客已经在那儿了。


淡灰色的长发规规矩矩地用黑白配的发结束在脑后,鼻梁上架着银色的镜框,白色的西服穿得笔挺却在手肘处绑了蓝色的布条,衣服下摆也隐约看见挂着的裤链。

【应该长得不错。】姬子想。

似乎是听到脚步声,身着白色西服的女孩偏过头把手中的高脚杯和她的碰了一下。

“恭喜您,姬子小姐。”

那是像月光一样清凉、轻柔的嗓音,又带着一丝轻微的沙哑,是少女特有的,砂糖一般的声音。

“谢谢。”

姬子暗暗腹诽该死的建筑和灯光挡住了那人的脸,又乘着喝香槟的间隙偷瞄对方。

【还是看不清……】


“我的朋友,你在这里干什么?独占宴会的主角?”

金发碧眼的主教面向他们举着杯,姬子确定他不是在和自己说话。

“不过是吹吹风罢了。”身旁的少女淡然地开口。

姬子惊讶了。

看着身高和发育程度最多高中生的孩子,她死也没想到会是让主教直呼“朋友”的大人物,更何况在天命总部这半年她听说让主教称为“朋友”的仅有一人。

“失礼了。”女孩倒是彬彬有礼地微微欠身,然后走到了主教大人身边去。

“没……没事。”姬子现在只想赶紧喝口酒压压惊。

等她回到宴会厅时,主教身边已经空无一人。

【我还蛮想认识她的。】

姬子遗憾地想。










“您好,姬子少校。我是符华。”

符华站在办公室里,制服一丝不苟地扣到最上面。她把手中的资料放在桌上。

姬子用笔戳着下巴,新学生给她似曾相识的感觉,她没去碰那份文件,问道:“你是神州人?”

“是的,我的故乡在神州沧海市。”

姬子笑道:“那可能我真的见过你,以前我经常去沧海市那边做义警。走吧,我带你去熟悉一下学园情况。”


符华跟着姬子在樱花道上散步,她一语不发,只是看着红发少校四处踩那些落下来的花瓣。

“我听说你们神州有一种漂亮的鸟,非梧桐不栖。沧海市有很多梧桐树吧?但我从来没遇见过。”

符华用食指顶了顶镜架,:“您说的是凤凰,传说中的神兽,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山海经》中记载‘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皇。’‘非梧桐不止’的说法出自《庄子》。”

“你很了解神州文化。没想到还有年轻人去细读几千年前的古籍,”姬子停下来,微曲着腰和符华平视,“凤凰也好,还是你们祖先炎黄的传说也好,都不仅是书中的故事,你以后的女武神任务可能有近距离和他们接触的机会。怎么样?是不是稍微有点期待了?”

“……”符华张了张口,没说什么,风声刮过她的耳边的发丝,她愣愣地望着姬子弯笑的眉眼。

金色的眸子里倒映着她的身影和满天纷飞的樱花。

上溯到记忆极限的五百年前,符华从没见过如此好看的眼瞳。她静静地凝视,周遭的一切喧嚣在她的世界里渐渐远去。














姬子发现符华的确是可以称之为“完美”的人。理论成绩和实战成绩都堪称第一。年纪轻轻就评级A级女武神,她甚至觉得符华有机会成为下一个“幽兰黛尔”。

【这孩子总是出乎我的预料。】

姬子心里这么想,也毫不掩饰地称符华为“我最骄傲的学生”。

而符华也总是谦逊地回礼。

这样若即若离的师生关系,姬子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妥,他们没必要再进一步,也没理由再进一步。

认认真真地,带着其他想法去看符华,那是在某次去酒吧之后。

德丽莎曾提醒她“抓住机会”,姬子觉得,总会有时间的,等到符华回到欧洲总部之后她才有意识地想要寻找。








——但这是战争。

自从琪亚娜误入天命数据库,被符华劫走带回总部,姬子才深切地意识到:自己从来就没有真正了解过“符华”。

她再也不是自己“最骄傲的学生”,而是他们实实在在的敌人。


即使脱离了天命,姬子还是借着自己的人脉打听有关符华的消息。

知道符华只身对抗贝格纳斯的时候,她正在赫尔琉斯上清除崩坏兽。

红发的骑士手持巨剑迈向战场。

“叽叽喳喳的杂碎们,吵死了!”






“到此为止了,姬子少校,请放弃抵抗吧。”

符华的声音一如既往,但她听得出,自己的学生心中所想为何。

姬子不知如何面对,这简直比喝下被德丽莎偷兑了苦瓜汁的滋味还要难受。

【真是笨蛋啊……我们两个。】







被关押了。

四周都是铜墙铁壁,姬子靠着墙边,听着特斯拉博士聒噪地说粗话。

【现在外面一定因为第二律者的觉醒大乱了吧?你可千万别乱来啊……】

丽塔倒是每天准时把三餐送过来,还特地准备了两人偏爱的红酒和松露。

“该死的!她当我们是游客吗?!”铁骨铮铮的逆熵博士口齿不清地咒骂。

【最近崩坏能侵蚀越来越严重了。】

姬子捏捏自己的右手,近乎没了知觉。不知昼夜的交替,她只能空想对策。

而周围飘落的羽毛让她察觉到了异样。

勉强转身,栅栏外的人无言地望着她。

符华全身都被金色的光辉包围着,姬子突然想起了两年前符华给她讲过的神兽“凤凰”。

同样的美丽和高贵。







“姬子少校,承蒙您一直以来的教诲,如果有缘的话,我们未来再会吧。”

【果然,不管怎样改变,符华就是符华,你总是让我惊讶。】

姬子注视着她的身形逐渐消散,却没有一丝的慌乱。

【既然你好好托付给我了,那我可不能让自己最得意的学生失望。】




【战争结束的时候,一起回圣芙蕾雅学园看樱花吧,符华。】

这是骑士不曾说出口的许诺。


気づいたら片想い【符华side】

听歌想到的,标题为乃木坂46的歌曲,mv非常感人,推荐大家去看看。然后,日常ooc。姬符cp要素稀少。 真的烂,哭了。






最近符华总是被派遣和“不灭之刃”小队一起行动,大部分都是毫无难度的任务。天命的主教究竟在搞什么名堂?今天居然还给他们放假,唯一的限制条件是:三人必须一起行动。

【说白了就是监视吧。】

她明白,失去力量的自己现在不过笼中鸟罢了。但她觉得没什么,因为这是【守护神州的代价】。

不去多想奥托的用意,符华觉得在天命图书馆偶然找到的《诗经》是个好的消遣玩意。

难得的闲暇时光,她自然选择读诗度过,某位主教甚至亲切地找了颇有神州风格的竹林,但是那边的短发黑丝女仆明显很扎眼,一股子穿越的不和谐感。

眼角弯弯的女仆将刚沏好茶放在她旁边的木桌上,她客气地道了句谢。

“符华大人,您还是稍微注意一点吧。”女仆不明不白地说道,又转身微笑地看着手持木刀在竹林中挥舞的幽兰黛尔。

即使不明白她在说什么,符华还是点了点头。

“您是在读神州的著作吗?”丽塔站在她旁边,仍然注视着幽兰黛尔,“可否念出声来呢?我听说神州的语言很美。”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不得不说符华清冷的嗓音非常适合念诗,她念到这里,停了下来,说道,“我换一首念吧,这是情诗。”

“不必,的确很好听,您继续。”丽塔的嘴角愈加上扬

——远处的幽兰黛尔似乎瞄准这边了。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


不知为何,符华突然想到了无量塔姬子,甚至莫名其妙地记起之前某次和姬子在酒吧的夜谈。随后,她感到一丝惊讶,自己居然在意起别人了。那次之后几乎没有再见过面,心中生出奇妙的落差感。 盘踞在脑海中的红色身影愈加鲜明,她轻轻叹了叹气,将手中的书合上,靠着躺椅放空思绪。

丽塔没有言语,默默往后退了几步,而下一秒——幽兰黛尔的木刀就劈了上来,打在符华的鼻子上。 “噗……”女仆小姐姐难得地笑出了声。

“哼,神州的仙人也不过如此嘛,连这种程度的攻击都察觉不到。”幽兰黛尔双手叉腰,摆出招牌得意脸。 “……”鼻子涌出温热感和熟悉的血腥味,符华急忙用手捂住。 丽塔把纸递给她,问到:“您在苦恼什么呢?” “我并没有……”

“符华,”幽兰黛尔打断了她,顺手拿过桌上的白巾擦了擦汗,“我没有想窥视你的隐私,但你的确很不对劲。不管你是什么神州的仙人或是某位主教的外援,你和我们一起行动,就是我们的伙伴。”

符华发现:幽兰黛尔,意外的热心。

她还是没有袒露心声,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那是第一次,她觉得能和他们共事很棒,一刹那,仿佛真的回到了神州。



结束了休假,符华接到消息:“极东支部,叛变了。”

那一瞬间她想到很多,圣芙蕾雅的学园祭,作为班长的日子,以及——

无量塔姬子。

最终,她只说了一句话:“我知道了。”


符华在天空之上与贝格纳斯对峙,幽兰黛尔通过私人频道和她通话:“你可以去帮助他们,我不会阻止你的。贝格纳斯我来搞定。”

符华握紧拳头,感到圣痕在渐渐发热,心中久违地想要宣泄情感,她用一如既往的声线说道:“幽兰黛尔,让待命的女武神给我提供火力支援。”

通讯器另外一头,鸦雀无声。



枪声响起的时候,她记起了许多遗忘的事。


“我要把你的故事传承下去,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喜欢你。”


“对不起,我的朋友,往后的路,你得自己走了。”


“赤鸢。”


【真抱歉,我没法遵守诺言了……】她模模糊糊地想,缓慢地合上眼。




“赤鸢!”让符华清醒过来的,是丹朱明朗的喊声。

她抬头环顾四周——无比熟悉的景色,是自己近千年的居处,以及过去的挚友们。

【拂云观……我……为什么……】她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己的双手,太虚之握还在手上,身上的装甲却不知何时变回了500年前的那件旗袍。

“丹朱……”符华的疑问还没问出口,丹朱就抱住了她。


“欢迎回家。”


仅仅一句话,她无数的疑问就被堵在了喉咙里。

多久没有这样的感受了?

“我……”她又突然觉得有许多许多话想要告诉他们,千年来神州的变化,关于自己没有守护好神州这件事。

“赤鸢,我们知道。你做的已经足够了。”


“现在,可以休息了……”




……


符华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帮丹朱找黏土,和苍玄下棋,跟着姬麟去偷吃连山做的马蹄糕。

每一天都一样,每一天都不一样。

她感到由衷地幸福。心里的某处却蠢蠢欲动一般,告诫她“不应该这样”。

【现在的生活就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没错。】

她轻按着自己的心脏,压下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躁动。

“赤鸢,走啦!今天出去抓鱼哦。”丹朱说着便扑到了符华背上。

“好。”她笑着答应。

【没错……】

【这是,我的愿望。】



今夜,符华如何也安定不下来,心中的违和感越来越强,她只得静静地坐在瀑布潭边,试图抹消他们。

水面涟漪层层,似乎永远都不会褪去。

她盯着潭面映照出的月色。

【没什么不对的……】

【我已经没办法守护神州了,在这里很好。】

【我的使命已经结束了。】

【即使我能回去也没有意义——】

“Hua.”耳畔响起不应该存在于此处的声音,符华却下意识向前伸出手——又在空气中无力的落下。四周声音逐渐远去。

眼前似乎有幻影浮现,那是曾经讨伐第七律者的战场。

【队长!】

下一秒,她看到姬子倒在战场上,血流成一朵妖治的花。

【如果我现在不回去——少校……】

“赤鸢,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随着姬麟的一句话符华才再次听到轰鸣的瀑布。刚才的场景还烙印在她的脑海里。

“……姬麟,”她犹豫着开口,“我想要离开这里。”

姬麟愣住了。

“我很重要的朋友现在遇到了危险,我必须回去。”

“终于说出来了吗?”姬麟温柔地笑了,她摸了摸符华的脸颊,“我们知道的,抱歉,自私地留你在这里那么久。是时候道别了,赤鸢。”

符华第一次觉得眼泪是抑制不住的,面对千年再次重逢的友人,自己却说出要分别的话语。

“对不起……”

“不要道歉,无论何时,我们都和你在一起,哪怕是以另一种形式,”她把手中的羽毛贴在符华的掌心,“未来再见,赤鸢。”






符华再次醒来,时间已倒流回开战前,她取走了那管血清——

【你和神州,我都要守护。】


致歉

我这么懒真是对不起大家!

保证这个星期肯定会更的!

今天没有那就周六周日!


在“律者”这个身份之前,他首先是“瓦尔特”
,一直为了人类而奋战。

啊啊啊我崩溃了!!
一更新存稿没了!!!
LOFTER你怎么能这样!?!

写完作业单抽两发这么好玩的吗?

AMAZONS 1【伪装】

咳咳……忍不住打字的欲望,cp琪芽。
一如既往地短小呢。
好吧,群里投票的锅,芽衣姐姐攻。写不好请不要打我QAQ
设定借用《假面骑士Amazons》,会有点更改吧应该。
















Amazon是蔓延于这座城市的“疾病”,以蛋白质为食的害虫。
他们隐匿在钢铁森林间,与常人无异。
那么,你的亲友,或者你自己,会不会就是“害虫”呢?










天命公司的人体实验计划无疑是错误的。
沧海市不知有多少无编号害虫,而“那位大人”却否决了在全市进行大面积降雨时撒送“对Amazon瓦斯”的
tlaloc计划。







“回收他们,为我所用。”









琪亚娜卡斯兰娜和雷电芽衣是同班同学。


“呐呐,芽衣,夏令营和我一组好不好?”琪亚娜从后面搭住那人的肩撒娇,顺带蹭了蹭她的侧脸。


年长者明显感受到了猫咪偷腥般的小动作,她停下手中的笔,偏头应了一声,

“好。”

仅仅这一句话,便让小猫红了脸。含情脉脉的弯月眼,躲不开也不想躲的视线,早已俘获了琪亚娜。




“想和芽衣永远在一起。”她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芽衣总是这样的,对琪亚娜永远都有用不完的温柔以及无与伦比的珍视,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提问,都是如此认真地对待。




“听说有天文镜,一起看星星吧。琪亚娜。”





“哦?找到了吗?既然k423在她身边,立刻停止对k423的抑制剂输送。”




琪亚娜感到心跳停了一拍,“奇怪……”
【比起这个还是想想明天怎么玩吧。】





“琪亚娜,你不吃了吗?”芽衣对于只吃了3碗饭的琪亚娜很是惊讶。
“嗯,稍微有点……不舒服。不用担心我啦。我出去走走。”




太阳晒得琪亚娜有些头晕目眩,她漫无目地闲逛着,甚至不小心撞到了在玩游戏的“同学”。
琪亚娜急急忙忙道了句“对不起”就跑开了。



女孩放下手中的游戏机,轻声说道:“目标,确认。”





【这感觉是怎么回事……想要进食,人类……】






【我在想什么……?】




像是要把脑海里的想法甩掉,琪亚娜在烈日下奔跑着,额上的汗珠滑落到眼边,再顺着流到脖颈。





【何必抑制自己,你看,旁边都是食物,吃了他们……】





【不行!芽衣会讨厌我的!】




【肚子饿,好想……】




“琪亚娜!”手突然被拽住,清亮的嗓音仿佛驱逐了盘踞着脑海的杂念,一瞬间什么都消失了,那双琉璃紫的瞳孔里倒映着狼狈的自己。

“芽衣……”

“你这样会中暑的。”秀气的眉毛微微蹙起,她抽出手帕为小年下擦却汗珠。

“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我来帮你解决。”

“我很担心你。”

“……”


琪亚娜咽了咽唾沫,生生压下心底的欲望,勾起笑容,“我真的没事。天气太热了有点不想吃饭。”



无可奈何地收起手帕和眉间的幅度,芽衣同她一起笑了,“我们回去吧。”




【我会照顾好你的。】




Amazon没了抑制剂,一切的人性都会被撕裂。




夜晚的活动不同于白天,科技馆外的大片草地被学生们的帐篷所占领。
不得不说学校真的壕,两人一组配备了一副便携天文镜,芽衣特意选了个较为偏僻的背风坡,拉着琪亚娜坐下。
她的面容在夜色下有些虚幻:“这里看星星一定很棒,打起精神来?”
琪亚娜低着头,悄悄掐了手臂一下,那些已经缓缓爬了上来。






【会忍不住的……】









“抱歉,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
芽衣能感到她的声音在微微颤抖,后者跌跌撞撞地跑进帐篷里。
“别跟着我!”







芽衣愣住了,下一秒却不由分说地走过去,站在帐篷口,准备跟进去,“我说过了,有什么事我帮你解决,所以……”







“别进来!!”
类似于野兽的沙哑,琪亚娜几乎是吼出这句话,她无助地吞咽着咬破唇瓣而溢出的血液。
暗蓝色的纹路爬上少女的脸,豹子的野性在血液中蠢蠢欲动,她清楚地知道——
现在的自己是多么危险,随时会撕碎弱小的人类,然后……在神志不清时——
吞噬他们。





芽衣轻轻拉开了帐篷。
【如果琪亚娜遇到了什么麻烦,我绝不能让她一个人面对。】






清瘦的人影瞬间使琪亚娜的理智灰飞烟灭。
渐渐异化,不,恢复为兽爪外骨骼的四肢极具力量,一瞬间就把芽衣扑倒在草地上,尖锐的牙齿深深嵌入对方的手臂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芽衣不知所措,甚至忘了反抗。
琪亚娜狠狠撕下那手臂上的肌肉,血沫溅在脸上,暗蓝色的纹路尚未退去,金色的眼瞳闪着异样的光。
芽衣压住苦痛的惨叫,妄图唤醒她的理智,“……琪亚娜!!琪亚娜!!快……醒醒啊!!”
手臂被咬断的疼痛夺去了芽衣的意识,昏倒的前一秒,她仿佛看见附着着那双金瞳的泪珠。






“真是丑陋的吃相,豹子。”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双马尾按动了野狼形状的臂环。
“Amazon。”

                                     -Sigma-

伴随着机械音,外骨骼包裹了女孩的身体。
银色的狼。
她冲上去把豹子踩在地上,“半吊子。一只小臂便宜你了。”
本想与银狼战斗的野豹听到这话如当头棒喝。
骨骼缓慢地敛回体内,她不可置信地盯着手上的断臂和温热的血迹,眼泪不停掉落,与血混在一起滴在地上。
“芽衣……”



【是我……】








银狼一脚把她踢开,语气毫无波澜:“你自己可以走,我不想搬运两只虫。”
说着把芽衣抱起,不知对着谁汇报道:“对象k423,M确认回收。”





星空真美啊。










(真的是芽衣姐姐攻!手机没电了我跑了。)

最近由于某些原因可能会消失,
有一阵不能更文了。
致歉。

七夕贺文(迟了哒)

cp姬符


hua还记得,遇到himeko的雨天。
那时她狼狈至极,血和泥土早已分不清,凝结成伤口,附着在破烂不堪的衣服上。小巷没有食物,出去只会被杀死。
——不是在“生死边缘”徘徊,而是已经是死人了,没有丝毫存活的希望。




“跟我来,我教你战斗的方法。”
笑容明媚的女子,向她伸出手。
一抹璀璨的红闯进了hua的世界,hua毫不犹豫地抓住。
“太阳……”hua用自己都快听不清的声音呢喃到。
不……比太阳还要耀眼和温暖,我的唯一的光。

“你叫hua,对吧?”
“嗯。”
himeko丢了张毛毯在hua身上,hua从里面钻出来,露出脑袋,把自己裹得紧紧的。
“今天给你特殊待遇,以后成为我的队员可就没有了哦。”
恶作剧似的,himeko把双手背到背后,眨着眼问:“猜猜是什么?”
hua愣了一下,摇摇头。
“巧克力!”
见hua还是没有反应,himeko懊丧地叹了口气,把巧克力塞给她:“现在可是珍惜物资,我好不容易才搞到的,你就不能说句话吗?”
hua把巧克力握在手中,说:“谢谢你。”
“himeko,我的名字。现在可以叫,战斗时只能叫队长。明白没有?”himeko冲她做了个wink。
himeko……
hua在心中默念。
这个名字伴随着微苦的巧克力镌刻在hua的心上。



“hua!没事吧?”
himeko按住hua手臂上的伤,鲜血还是不断流出。
hua在战斗时被崩坏兽袭击,还好himeko眼疾手快把她扑到另一边,但hua仍然冲击波打中手臂,骨头几乎断裂,碎骨嵌进血肉。
“嘶——”女孩的眉毛因痛苦皱在一起。
医务人员把hua推进手术室,himeko暗自紧握双拳。

该死!我应该跟在她后边的,毕竟是第一次实战……




“队长,谢谢你救我。”
hua的左手还绑着绷带和夹板,多少有些行动不便。
“……”himeko坐着她身旁,甚至想不出答语。
hua把右手覆在himeko交叠的双手上,望着她的眼睛,“如果不是队长,我早就死了,所以——

下次由我来救队长。”



himeko被手上略冰凉的触感吓了一跳,抬眼便是hua深蓝的瞳孔,平日毫无波澜的眉眼溢满认真的神情。
一本正经地话语让她忍不住轻笑出声:“hua要救我?还是先保护好自己吧。”
她的话让hua怔住了——自己的性命都无法保障,怎么能够保护她?
当她拥有足够保护他人的力量时,想要守护的人却消失了。





“队长……himeko,你看,我现在很强,已经可以保护你了。”
hua凌驾于天空之上,火烧云映进她的眼里,她自己都没意识到那声呼唤。
“太阳”

hua躺在睡眠舱里,说出了她对“世界”的告别:“晚安,队长。”




七夕哒

只是一个无聊舰长的祝福而已。

注意避雷(姬符琪芽布希樱莲电流组普猫德塞岳父岳母齐杨奥莲二律三律)






祝姬子和符华七夕快乐,请两位放下立场吧。
祝琪亚娜和芽衣七夕快乐,请少撒点狗粮吧。
祝卡莲和樱七夕快乐,五百年后也要一直在一起哦。
祝布洛妮娅和希儿七夕快乐,终有一天会相聚的。
祝爱迪生和特斯拉七夕快乐,不要对帝国大厦下毒手了。
祝普朗克和薛定谔七夕快乐,你们两位……高兴就好。
祝德丽莎和塞西莉亚七夕快乐,真的希望你们能在一起呐。
祝齐格飞和塞西莉亚七夕快乐,你们的女儿琪亚娜是个好孩子啊。
祝齐格飞和杨七夕快乐,你们真的很配。
祝奥托和卡莲七夕快乐,一起拯救世界吧?
祝二律和三律七夕快乐,两位的宿主都老夫老妻了,不如考虑一下彼此?
祝各位舰长七夕快乐,请陪他们走到最后,可以吗?